凉音 > 其他类型 > 内海湾城市的等待 > 三百一十二 广播体操

三百一十二 广播体操(1 / 2)

“嘉欣喊你呢。”

就在周奕雪分神之际,我从她身旁快速溜出教室,只依稀听见教室里的骂声。

家境不错的周奕雪从小就练武,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她以为就比普通女生强那么一点点,没想到比男生还强,普通两三个男生联手估计都不一定能制服得了周奕雪。

清晨跟周奕雪这么一闹,反倒有些出汗没有早起时那么冷,果然活动活动筋骨还是能御寒。

早读课前回到教室,周奕雪虎视眈眈紧握拳头盯着我,似乎要被她揍一顿才行,可我又不是傻子,只能适当的跟她保持距离。之前,陈飞宇给周奕雪取的‘暴力女魔头’外号果然名不虚传。

下课时,班主任让大家每次调整座位,一组搬到二组、二组搬到三组、三组搬到四组、四组搬到一组的位置,而搬的不仅仅是书和人,就连课桌椅也得搬,每月调整一次座位早已成为学校每个班级的惯例,这样子才显得公平。

从最里面搬到最外面的才麻烦,也就是我们这一组,要从最里面搬到最外面靠近门的位置,而这样子我与陈飞宇的距离就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。

我先是将凳子和一些课本先搬过去再搬课桌,这样才不会搬课桌的时候课桌很重,但周奕雪直接将所以书籍放课桌上,仅凭自己的双手直接抬过去,这可把班里所以人看的惊呆住。

看着嘉欣搬的很费力,我准备帮赵嘉欣搬过去,这时候的陈飞宇也撸起袖子过来凑热闹,然而一旁的周奕雪拦住道:“用不着你们。”

只见周奕雪再次独自一人抬起满是书的课桌经过讲台,而且还是一脸轻松的样子。

林浩菲突然对着陈飞宇道:“帅哥,帮我抬过去。”

“你、你、你、你自己抬。”陈飞宇厌恶道。

林浩菲‘哼’的一声,不再理会陈飞宇。

换位置终于在课间时分完成,不过一组的位置不是很好,投影仪的位置都看不全,要是反光就更看不到,教室本就比平常学校的教室要大,即使像里面靠拢依旧一样,坐在第一行的人其实更惨。

语文课上课前,班主任通知道:“各位同学,学校决定下周三开始,每天早上第二节下课到操场做广播体操,所以从每天到下周三之前每天下午放学后大家留下来半个小时,让体育老师教大家练广播体操听明白了没有?”

此话一出,个个表示不满,但老师的话就是圣旨,谁也无可奈何。

随后班主任又继续严厉道:“后天期中考给我好好考,我带过的一班成绩从来都是第一,别给我考到最后一名,还有不得提前交卷。”

光是不能提前交卷就把大家限制的死死,很多同学还想着不会的科目提前交卷,剩下的自由时间就会多一些,可惜我们还是想多了。

语文课作为主科每天不是讲散文就是古诗词,甚至还要背诵高考必考的古诗词,所以语文课总是显得那么的枯燥无味,但班的人又不敢像其它课一样趴下睡觉。

学校的期中考试安排在周五、周六,两天的时间,一天考两科,还要进行单双号分班考试。对于期中考试我并不期待,反而有些厌恶,上了高中以来,考试的频率比初中还多,动不动就月考或联考,动不动就进行成绩排名,关键我的名字一直在后面。

下午放学,全班很多同学极不情愿的来到操场,而体育老师方岳穿着运动服,显然是等候多时,一见到人就立即吹起口哨喊道:“集合!立正,稍息~立正,所有人双手抬起一字排开。”

方岳站在众人前面说道:“下午应你们班主任邀请,教你们第三套全国广播体操,我会教大家做每个动作,非常的简单。”方岳拍着手随后背对着我们道:“来,大家开始跟着我的动作。”

除了前面两行的女生,后面的男生很多都敷衍的跟着练,而我则是很不熟练的看着做,经常容易做错又或者慢别人一拍。

陈飞宇示意我偷偷溜走,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哪能走得了,即使操场没那么空阔,但要在方岳的眼皮子底下溜走,那真的是粪坑里找屎(死))

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、二二三四五六七八······。”方岳每个动作自然而又熟练,嘴里还在念着数字和各个步骤,。前面的女生适应度很快,刚开始没一会,大多能跟上方岳的节奏,不像我们后面的男生连上一个动作还没搞明白就做下一个动作。

半个多小时后回到宿舍,其他班级的内宿生早已在宿舍里,抽烟的抽烟、打牌的打牌。

周五就是每学期一次的期中考试,也是对半学期以来学习成果的检验。

重点学校面对考试前或大多或少都会有压力,但像我们这种三流学校基本很少有人会焦虑,基本就是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,能力怎样就怎样,逆袭奇迹发生的概率跟彩票中奖的概率差不多。

考试前一天晚上,宿舍里的人如往常一样的玩闹,只有林传拿着数学课本斜靠在床上学习,而我拿背着必考古诗词和看作文范文,陈飞宇还在宿舍里跟人组队打手游,‘穿越火线’手游的枪声不断从飞宇的手机里传出。边玩还边喊着:“包在B点,狗洞藏着人,刀他。”

“雨沐,别看了,看了也没用。”陈飞

最新小说: 抗日之铁血狂兵 这些妖女不对劲 港娱从1986开始 我真不是活阎王 我凭破案冠绝京华 港综:无间行者?不,我港岛枭雄 下班后,开始速通神话大秦 诸天莽荒:从上古真仙开始 我的金丹映照诸天了怎么办? 我的猫来自未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