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音 > 都市言情 > 大宋女术师 > 第九百二十一章 奴婢不敢

第九百二十一章 奴婢不敢(1 / 2)

如今八十三岁了,看着身体还挺硬朗。

在京都名气很大,除了御医,他是各大贵人府邸的常客。

只是这些,撒葛只他们根本不知道。也没有想过去查这闵郎中的身份。

毕竟在他们眼中,闵郎中与顾府毫无瓜葛。

身后跟着一个十来岁的药童,背着一个大箱子,是闵郎中出诊时需要用到的东西。

“闵郎中,这是我们安王妃。”

闵泊慷带着药童拱手见礼:“草民见过安王妃。”

撒葛只道:“闵郎中都这把岁数了,就不用那些虚礼,来人给闵郎中赐座。”

“草民不敢当。”

撒葛只没理会闵郎中那句话,自顾自道:“今早起来人有些不舒服,听闻闵郎中医术高超,特意请你来把把脉。”

“安王妃客气,可是要现在诊脉?”

撒葛只点头,闵郎中朝药童招手,他立刻会意,往前走两步,将药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,打开药箱取出脉枕还有一方带有药香的纯白色丝帕。

脉枕放好,撒葛只将手放在脉枕上,闵郎中用丝帕覆盖在其手腕处,而后开始诊脉。

“本妃与瑞安郡主私交颇深,听闻昨夜她身子不适,请了闵郎中看诊,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闵郎中低头诊脉并未搭话。

撒葛只微微拧眉,欲再开口,被闵郎中打断:“王妃,诊脉时切忌说话。”

如今,她只能先静下来。

约莫半刻钟,闵郎中收回手,药童立刻取走丝帕和脉枕。

撒葛只若无其事的放下手。

“闵郎中,本妃的身子没什么大碍吧?”

她本来就没事,叫闵郎中来也只是为了套话而已。

闵郎中一脸凝重:“王妃娘娘前不久服了伤身子的药,又每日劳心耗神,这样极易亏损心血。娘娘还是少些忧思,才能长寿。”

耶律撒葛只面色一变,萧怜怜立刻喝道:“放肆,怎可诅咒安王妃。”

“老朽只是按照脉象如实说出来而已,并未放肆,如果不信,大可请宫中御医再诊一次。”

“你这丫头,怎么跟闵郎中说话,还不快快赔个不是。”

萧怜怜乖巧应是,正要开口,被闵郎中打断:“算了,我一大把年纪还真跟个小辈计较不成,何况还是王妃的婢女,老朽担待不起。”

说罢就要起身。

但这时已经有丫鬟将茶水上上来。

“闵郎中辛苦,喝杯茶再走吧!”

萧怜怜奉茶,闵郎中要是接下,并且喝了那就代表真的不计较此事。

懂的都懂。

闵泊慷接过,喝了一口。

“闵郎中医者仁心,不知本妃这病该如何医治?”

“你这也算不得病,少思少忧,慢慢调养一段时间,自己就好了!”

“本妃远离故土,来到宋土和亲,又怎能不忧思忧虑,来到这里,结交的好友瑞安郡主昨日又是那种情况,本妃着实担心,早晨想去探望,说是出城去了,这才想着问问闵郎中情况。”

闵泊慷:“瑞安郡主出城了?简直胡闹,那般严重,怎可挪动,到底想不想抱住那个孩子。”

撒葛只眼中精光乍现。

“果然,她果然是身体不好。”

闵泊慷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道:“王妃也不用太多担心,只要将养着,孩子还是可以保住的。”

“谢谢闵郎中告知,那本妃就不送了!”

每日都得演戏,真是够够的。

等郎中走后,撒葛只不耐道:“明明只要搜魂就能知道昨晚发生的事,非要本公主舔着脸去应付一个郎中。”

肖静:“他已经八十多了,又是凡人,真要搜魂,恐怕连安王府的后院都走不出去。”

“你觉得这郎中的话,可信吗?”

肖静道:“应当不假。”

“如果是真的,那他们现在出城是为什么?”

肖静看了眼撒葛只:“你别忘了,苏亦欣不仅是瑞安郡主,她还是玄阴宗的少宗主,许是回宗门去,那里肯定有办法保住她的孩子。”

撒葛只:有这么强大的靠山,就让人嫉妒。

“这么说来,他们只是回宗门?”

“也不能完全确定。”

当年他们夫妻俩玩的那招虚虚实实,众人以为两人吵架回了老家王家村,结果他们呢,乔装易容跑到西夏,愣是将西夏搅得腥风血雨。

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故技重施。

撒葛只看着肖静:“你来大宋是来协助本公主行事的,但目前看来,你好像还没认清楚自己的身份,总是在指使本公主做事。”

肖静:“奴婢不敢。”

撒葛只冷笑:“本公主看你,敢得很!”

“不要以为你的身份本公主不知道,就算你是真皇祖母的亲外甥女,那也得以本公主为尊,为奴就要有为奴的觉悟。”

肖静气的脑门的青筋直跳。

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受辱。

“不服?”

“奴婢不敢。”

撒葛只侧眼看着肖静,末了起身坐到梳妆台前,让下人服侍:“不敢,那就下去做事吧,

最新小说: 斗罗:千仞雪,重生 古玩之金瞳鉴宝 谁重生还搞对象?不如搞钱! 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 都市之不死仙主 神级召唤师 请出示营业执照[娱乐圈] 血沙 蒲公英旅团的秘密庭院 无限副本:我在逃生游戏当病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