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音 > 都市言情 >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> 第两千一十六章 良言相劝,天命移转

第两千一十六章 良言相劝,天命移转(1 / 2)

相较于昭如令的高远境界,以及对于天命垂青,天命之人的独到理解,宇长空并无法深切感知其对于孟昭的忌惮所在,皱眉道,

“是不是将那个孟家小子看得太重了些,不可否认,他回到南安孟家后的表现,的确堪称惊艳,但似乎也没有到让你如此避之不及的地步吧?”

“不,你并不明白,孟昭究竟意味着什么,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,孟昭就是这个时代,唯二天命最盛之人,就和古往今来,那些在历史长河当中,书写下最深刻画卷的人物是没有差别的。

他们的潜力是无与伦比的,而同时,想要针对他们的手段,绝大多数都无法实现。

除非,在他最为弱小之时,尚未起势之前,以无匹反抗的实力,将其击杀。

可结果很明显,孟昭如今最差也是大宗师武者,完全已经羽翼丰满,想要和他作对,只怕会弄巧成拙。”

宇长空还是有些不相信,眼神中满是怀疑,

“真有这般厉害,相比起他,我倒更觉得那沈天赐是个妖孽,虽然有传出他走火入魔,成为废人的消息,但我更相信,他是被沈家给刻意保护起来,以免树大招风,遭人针对算计。”

“在我看来,真正的天命之人,其实有两种。

一种就是沈天赐这种,自出生的那一刻起,便仿佛被诸神的荣光所沐浴,受到宇宙星辰的祝福,自小便展现出妖孽之姿,其崛起之路也是纵横无敌,一生顺风顺水,圆满无缺。

另一种,就是如孟昭这般的隐龙,在他没有发力之前,谁也不知道他的特殊,他的不凡,直到他以傲人之姿横空出世,便会惊艳所有人,直到神功大成,完成属于他的天命。

其实,如沈天赐这般自小就拥有一切的人,心境往往会稍差一些,而且面对困境,逆境,以及各种复杂局势的能力也会弱一些。

后者从微末,平凡中崛起,体验过成功,也品味过失败,了解平庸,也追逐不凡,红尘炼心,这样的天命之人,潜力与后劲会更足一些。

当然,这也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浅显之见,不可一概而论,毕竟天命之人,无一不是妖孽,无一不是怪物,能人所不能,总归会打破人们的常规认知,我也不例外。”

“反正,当今世上,孟昭应该算是最可能得到天命垂青之人,沈天赐应该也是。

只是,我也不好说,沈家放出风声,说他走火入魔,成为废人,是好还是坏。

从好的方面来说,他暂时避开了锋芒毕露的这一隐患,只要老老实实的待在沈家,不至于会遭人针对,可以平稳的成长,发展下去,未来可期,算是符合沈家人的想法。

可另一方面,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,没有勇气,没有担当,没有魄力,器量终究还是浅薄一些。

孟昭若是能独揽神州武道大运,成为当代唯一的武运天命垂青之人,那么,他的恐怖程度,还要再往上提升几个层次。

所以,我劝你,不但你不要和孟昭有瓜葛,刘安几个人,最好也不要和他扯上关系。

这种人,就是麻烦,朋友不好做,因为孟昭的潜力,早晚会遭大帝猜忌,得不偿失,敌人更不好做,因为如果真的成为孟昭的敌人,那么未来很可能会遭遇噩运。”

“宇长空,你可以将我说的这些当成妄语,也可以完全忽视,但念你祖孙三代都对北堂皇族忠心耿耿,我还是希望你们宇家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”

尽管对于昭如令的话很不以为然,但宇长空总归也是知道好歹的,点点头,忽然也抛出了一个问题,

“那么,假如有一天,圣上要你亲自出手对付孟昭,你又该如何呢?”

昭如令笑笑,虽然是一副男身男相的模样,颇为粗犷,此时,竟也诡异的显出几分女儿家的阴柔,

“没有人可以强迫我做一件事,除非这件事本就是我愿意,也可以做的到的。

假如真有那么一天,我会拒绝,并离开皇宫,并为北堂皇族,保存几分元气。”

宇长空虎目猛地一怔,前一句话还算合理,至少他的认知中,这位昭如令有这样的实力,底气,乃至于地位。

但后一句,却叫他觉得对方太过神叨,甚至有些走火入魔了。

因为,那意味着,昭如令认为,北堂皇族,会因为和孟昭敌对,相斗,而遭受重创,甚至有灭族之威?

所以才需要保存元气?

这绝不可能。

见到宇长空的表情,昭如令又道,

“见过太极图吗?

阴阳鱼代表着行事的两种做派,而中间的那道划分阴阳的界限,就是一种平衡的手段。

我之大道,执掌阴阳,轮转不休,同时,也要运转天心,斡旋天道。

顺天之行,执天之道,自然而然。

孟昭是天命垂青者,便是天道在某个时间的化身,我不会逆天而行。

但,假如孟昭天命不再了,那么他也不是那么不可战胜。”

其实还有一些话,是昭如令不曾和宇长空说的。

这片神州大地,从组建皇朝,运用人道之力开始,天命垂青,天命最强之人,始终都是至尊之位,也就是如今的北堂盛所处的位置。

最新小说: 斗罗:千仞雪,重生 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 谁重生还搞对象?不如搞钱! 都市之不死仙主 古玩之金瞳鉴宝 无限副本:我在逃生游戏当病娇 血沙 蒲公英旅团的秘密庭院 神级召唤师 请出示营业执照[娱乐圈]